中国报道网-中国报道杂志社唯一官方网站
位置 >网站主页 > 报道之窗 >

tumblr鸡 _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我与中国”全球短视频大赛作品火热征集中
发布时间:2019-08-11 15:11:33 来源:中国报道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1958年,是中国有史可查的五千年历史上极为特殊的一年。这一年,千奇百怪的稀罕事都接踵而来。春天全民打麻雀,夏天全民炼钢铁,秋天全民写诗歌,都是让全国老百姓颇为开心的事情。

不是事有凑巧,而是奇事接踵。这一年11月27日,在距西安市西北方向不到一百公里的地方,就突然出了一件本文要说的事情。

那年冬天,西安到兰州的西兰公路动工复修,需要大量石料。陕西乾县附近的农民便到梁山上放炮炸石。

自古以来,此处就有着位置显著、水甘树绿、人物俊美、交通便利的优势。秦始皇曾在山上动土木建宫殿,汉武帝又加以修葺扩充。到了唐代,武则天便把梁山辟为丈夫的陵地,起名“乾隆”。乾陵中的“乾”字,是依高宗的尊号、谥号,取“乾为天”之意,别的解释都无用。

先一年的3月28日,陕西省文化局批准乾陵树立“陕西省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标志碑。7月,陕西省文化局文物管理委员会拨款两万七千元整修乾陵地面石刻,并委托乾县人民委员会负责此项工作:“倒地者竖起,危者加固,倾斜者扶正。”并在石刻周围设置水泥栏杆,这次整修共加固了十件大型石刻,这是建国后人民政府第一次拨专款并组织人力对乾陵进行的修葺。乾县文教局抽调仵忻同志专门负责这项工作。那时的乾陵仍是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梁山是一座石山,据科学家的考证,六亿年前这里是一片海水。后来地壳上升,石灰岩从地心里长出来。也就是说,现在梁山上的岩石,是和地心里的岩石连在一起的。这一点很重要,牵扯到乾陵地宫的构造。这就是说,梁山整个山体全由优质的石灰岩组成。农民们放炮取石,一是支援国家建设,二是给自家挣点银子。他们也知道这就是埋葬武则天的地方,但那是一座大山,墓室究竟在哪里?不要说他们几个农民了,多少达官贵人,多少笔墨骚客,一千多年来谁都想知道,而谁也不知道。举起造反大旗的黄巢,派了四十万大军,挖了一年半,也没找见墓道口。

他们在距无字碑以北一公里多的山坡上放炮,每天都能炸出几十方石头。一路让石头滚下山去,再装车换钱。那天下午二点半,农民贺某某又点了一炮。这一炮正好点在乾陵墓道金刚墙外边三四米的地方,所谓金刚墙就是墓道口外边的一道大墙。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轰的响了一声,半空里飞出几根石条。硝烟散去,贺某某和几个农民跑去一看,只见炮眼处尽是石条。是石条就不是自然石,不是自然石,就让农民们想到了武则天。他们知道大事不好,莫非真把武则天的陵墓炸开了?因为看那石条都是人工打造,上面还有些不太好认的墨笔字,又连着些像钢筋一样筋筋索索的东西,他们都没有念过书,没啥文化,但他们也知道,这些东西绝非蒸馍稀饭,那都是古物呀!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炸开乾陵绝对是一件大事。那时虽然还没有文物保护法,可这几个农民也知道,这等大事必须要立马报告给政府。他们一路小跑,跑到乾县人民委员会办公室,对办公室一位姓杨的干部说,他们一不小心把姑婆的陵墓炸开了。

埋武则天的时候,是她侄子武三思主持的葬礼。十万军士抬着武则天,从洛阳向长安进发,扬起的烟尘有几丈高。老百姓们站在山头上看着:埋谁这么大阵势呀?有人就说,那是武三思埋他姑妈呢!姑妈在秦地方言中也称姑婆。几千年叫下来,附近农民便称乾陵为姑婆陵了。杨干部听几个农民如此这般一说,也惊得张嘴半天合不拢,他不敢懈怠,马上报告给书记、县长。

书记和县长听到报告之后,不相信几个农民就能用土炸药炸开乾陵,因为民国初年的那个孙连仲带了一个团的正规部队,用洋炸药也没有炸开陵墓。话到嘴边,他俩没有讲明,只叫杨干部跟农民去看一下。从县政府到梁山墓道口有十二华里,又是上山路。杨干部一行来到放炮的地方,已经暮色四合了。杨干部看了看,确实有石条。他让几个农民用碎石把炸点盖住后,就告诉农民不准在这里再炸石头了。炸出石条的事也不能张扬。上不告父母、下不传儿女。那时的农民都非常听话,听县政府的公家人这么一说,收拾起工具,立马就走了。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杨干部回来后,连夜向县长、书记汇报。县长、书记一商量,就让他放下手头的工作,最近专门管这件事,并让他立即到省城去给主管上级汇报。12月4日,陕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听了汇报之后,就派杨正兴、雒仲儒等人进驻乾陵陵区,对农民炸石的地方进行勘查。果然是墓道口,没错!随后,杨正兴雇了几个民工,掀去碎石,挖开地皮,乾陵墓道地表便清理出来了。

这是一千二百五十四年来,乾陵墓道第一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从石条排列的完整迹象看,除了炸点有些人为的破坏之外,其他地方都完好如初。

乾陵寝宫隧道在梁山主峰东南半山腰处,由堑壕和石洞两部分组成。壕堑深17米,葬礼完毕后,全部用石条填塞。隧道呈斜坡形,南宽北窄,全长677米,平均宽39米。石条由南往北顺坡层叠扣砌,共39层,从平面看,每层约410块,39层共用石条约8000块。

这个数字是刘向阳算出来的。他是大学毕业生,数学学得好。杨正兴是个高中毕业生,他算了几次,只算到4700块。这个数字一直到杨正兴1999年冬天逝世时,还和刘向阳有争论。那些埋在壕堑里的条石,因为没有完全清理出来,至今谁也说不出准确数字。就是将来乾陵发掘了,这壕堑里的条石也是能不动尽量不动,因为那是乾陵墓道口的一大景观。

《新五代史·温韬传》记载:“韬在镇七年,唐诸陵在其境内者,悉发掘之,取其所藏金宝。而昭陵最固,韬从埏道(墓道)下,见宫室制度宏丽,不异人间,中为正寝,东西厢列石床,床上石函中置铁匣,悉藏前世图书,钟(繇)、王(羲之)笔迹,纸墨如新,韬悉取之,遂传人间。惟乾陵风雨不可发。”因此,勘探结果和文献记载证明:乾陵是目前惟一未被盗掘过的唐代帝王陵墓。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这项工作进行到1959年2月。当时人们法制观念非常淡薄,乾陵又处在一个十分闭塞的地方,虽然距省城西安不足一百公里,因为路况不好,往返一次也要几天时间。地宫隧道清理出来了一个大三角形,很深。用皮尺一量,十七米、六层楼那么深。站在墓道口的大墙下,有人就想砸开金刚墙。砸开金刚墙,人就可直着腰往里走了。至于进去后,里面还有几道墙,几重门,有些什么暗道机关,就无从而知了。砸呢还是不砸?眼看着一个小伙子把撬杠硬往石墙缝里塞,有几块石头就要被别出来了。杨正兴想了想,还是要请示一下领导为好,于是便喊了一声“停”。就是一个命令,立马制止了那些急欲砸墙闯进地宫的民工们。杨正兴这是给国家、给民族立了一大功。如果当时砸墙闯宫,他最多挨一顿批评,可这乾陵里的罕世之宝肯定就要毁于一旦了。日前采访当地老百姓时,不时还听见有人说,当时进了就进了,倒省去今天这许多麻烦!在老百姓眼中,这不就是一座寡妇的大坟吗?有什么了不起,进去就进去了。那时要打开进去了,死人是必然的。因为墓道里有曲霉真菌。乾陵和埃及的图坦卡蒙国王墓一样,在潮湿的墓道里,都有这种致人于死命的杀人霉菌。在没有任何准备和防范的条件下,贸然进入这样一座盛唐皇陵,危险系数很大。更主要的是,随着闯入者一同入侵的,还有外界的空气。新鲜氧气一旦进入,千年古物就会在瞬间毁灭了,那后世人会骂当时砸墙的人,会骂杨正兴,历史会遗憾千万年。

杨正兴这位民族功臣回到省城,立即向有关领导汇报此事。省委一班人听后大喜,能把乾陵打开,肯定对发展陕西大有好处。于是,陕西省当即成立了“乾陵发掘委员会”,并拟定当年7月1日打开乾陵地宫大门。后来乾陵发掘委员会开会一商量,这等大事是否应该请示文化部?省里有没有这个权力?于是省委立即派人到北京向文化部及有关领导汇报。那时全国还没有发掘帝陵的法律条文,文化部也弄不清这件事究竟该谁管。为了慎重起见,便给周恩来总理送上一份“乾陵发掘计划”。周总理这时已风闻定陵的发掘不尽如人意,当然也就更明白乾陵发掘的分量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全国到处都饿死人,他手里也没有钱,多少大事都没法办。于是总理提笔在报告上批示:“我们不能把好事做完,此事可以留作后人来完成。”

这也许是一次极其偶然发生的事件,放炮炸石头,竟不小心炸出了武则天的墓道口。这个墓道口盗墓贼们找了一千多年也没有找见,黄巢四十万大军挖了几年也没挖出来。到了1958年冬天,竟这么容易就找见了。

众所周知,唐朝发展到唐高宗和武则天时期,基本上是最繁荣的时期。据资料记载,唐高宗下葬时随葬了全国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武则天下葬时又随葬了全国财政的三分之一。

50年前,炸出乾陵墓道口

武则天

那么这些陪葬品的价值又有多少呢?要知道里面任何一件器物都是皇家御用的古董,可不是简单的用材质来衡量的。除却金银珠宝,少不了的是更早时期的文玩字画等等,其中最受瞩目的就是王羲之的《兰亭序》。因此,就唐高宗和武则天时期的财政收入,乾陵内的宝物达500吨以上。

漫漫历史,几多沉浮?对乾陵感兴趣的岂止郭老一人?多少代志士仁人,谁不想在有生之年一饱眼福?

乾陵墓道口

1960年,几个农民放炮炸石头,一不小心竟炸出了武则天的墓道口。这个墓道口是真正的国家级绝密,盗墓贼们找了1000多年也没找见,黄巢40万大军挖了几年也没挖出来。此后,人们在这个墓道口上边手植了一棵华山油松,如今四面迎风,已成栋梁之材。

对一座帝王陵墓来说,墓道口好比一把钥匙,若要发掘,相当完成了一半工程量。如今,乾陵地宫的钥匙已被我们握了40多年,这把钥匙若是让历史上那些盗墓贼拿到手,乾陵早被挖掘一空了。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发布|法律顾问|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报道杂志社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311号 电子邮件: chinareport@foxmail.com 法律顾问:北京市善邦律师事务所 贾敬伟 施晓群

电话: 010-68995855/68995939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 189号 ICP备案号:0810342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