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报道网-中国报道杂志社唯一官方网站
位置 >网站主页 > 报道之窗 >

波多野结衣18p下一篇 _10后考古人:施昕更一位25岁青年的偶然发现

“我与中国”全球短视频大赛作品火热征集中
发布时间:2019-08-14 01:06:28 来源:中国报道

本报撰稿 本报记者 马黎 通讯员 郭楠 杨琳惜

1936年12月23日,这一天的《东南日报》上,有一篇题为《西湖博物馆在杭县发现黑陶文化遗址》的报道——

“西湖博物馆馆员施昕更,最近因调查杭县地质,在该县境内,发现黑陶文化遗址多处,遗址见于距地表约二公尺之池底,包含于黑色淤土层之内……”

这是目前可以查到的最早介绍良渚遗址发现的史料。

谁都没有意识到,只有25岁的清瘦书生施昕更,就是良渚遗址的发现者。人们更没想到,3年后,施昕更因为感染猩红热,英年早逝。

1930年春夏之交,施昕更进入浙江省立西湖博物馆地质矿产组,从事地质矿产工作。

1936年5月31日,西湖博物馆命施昕更去参加考古学家卫聚贤等在杭州古荡进行的试掘活动,试掘不过短短一天,他见到已搜集的实物,在他的故乡良渚,是司空见惯的东西——是一种长方形有圆孔的石斧居多。但是,其他石锛、石镞等,他此前从未在浙江境内见到过。

第二天,他迫不及待回到故乡良渚。果然,除了石铲之外,也搜集到许多不同形式的石器。

7月,他又来良渚调查,经过多日的分区考查,对于石器遗址的分布地点,有了大概的轮廓,同时拣到了不少石器。11月3日,施昕更第三次摸底,有了突破。他在良渚镇附近棋盘坟的一个干涸池底,发现了一二片黑色有光的陶片。他参考了各种考古材料,尤其受《城子崖》发掘报告启示,悟及这些黑陶与山东城子崖黑陶文化,为“同一文化系统的产物”。这一两片黑陶,就是著名的良渚黑陶。

西湖博物馆馆长董聿茂对施昕更的新发现非常重视,馆方依照当时的规定,取得采掘执照。这一举动,是良渚文化的首次科学考古发掘。

执照批下来的发掘时间,是1937年3月20日到6月20日,施昕更的三次发掘时间,其实是提前了。

为什么我们会把他在1936年的这次考古工作,作为良渚遗址发现的标志?要知道,施昕更当年调查、试掘例举的12处遗址地点,并没有一处叫“良渚”。

现在走进良渚博物院,可以看到《良渚——杭县第二区黑陶文化遗址初步报告》。白色封面,标题直奔主题:良渚。1938年,施昕更书写《良渚》报告印行出版。那为何是“良渚”,而不是古荡、双桥,或者其他?“遗址因为都在杭县良渚镇附近,名之良渚,也颇适当。渚者,水中小洲也;良者,善也。”

施昕更凭借这部报告,以及他开创性工作,奠定了“良渚遗址的发现者”和“良渚文化的发现人”的学术地位。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发布|法律顾问|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报道杂志社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311号 电子邮件: chinareport@foxmail.com 法律顾问:北京市善邦律师事务所 贾敬伟 施晓群

电话: 010-68995855/68995939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 189号 ICP备案号:0810342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08